服务热线: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动物系高炮平台团灭 套路贷黑手是互联网公司前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19-06-28 16:10

“‘你知道什么是动物系吗?动物系里有个产品叫开心虎的......这些人凶残、无情,拿着这么多浸满血的钱,肯定开心了。’”在此前的文章《起底714高炮:炒房团放贷,“云追杀”催收,学生党复仇》里面,我们曾对地下现金贷平台714高炮的产业链条进行深度剖析。

那个刀口舔血的开心虎及其背后的一系列“动物系”高炮平台,倒了。

6月24日,人民日报《让“套路贷”无路可逃》一文详细记载了甘肃省兰州市破获“2.12”特大套路贷案件的情况。这起特大套路贷案件中,被抓获的正是地下现金贷行业中一个重要的派系——“动物系”高炮平台,这也是目前为止被破获的最大规模的动物系高炮平台案件。

动物系高炮平台大部分都出自同一个套路贷犯罪集团,在这个集团里面,目前已经抓获218人,集团头目王某某也被警方控制。在王的控制下,该犯罪集团通过放短周期、周转快、高利息的714高炮,在8个月内,由2亿本金滚动到189亿的资金规模。套路贷的暴利背后,是该犯罪集团利用一环扣一环的“连环计”,用非法手段对借贷者的过度压迫和榨取。

1

借贷之“羊皮”,诈骗之实

困扰借贷者的开心虎、闪电狼等多个动物系的高炮平台,及其背后的套路贷犯罪集团被连锅端了。

日前,“甜兔”等动物系714高炮平台背后的犯罪集团案件被甘肃省兰州市公安局破获。对于这起案件,兰州公安的定性为2·12特大网络“套路贷”犯罪集团案件。以王某某为首的犯罪集团在不到8个月的时间内,诱骗47.5万余人贷款,受害者遍布全国各地。累计放款59.75亿元、收回91.16亿元,非法获利31.41亿元。截至案发时,该集团仍有尚未收回的待催收欠款本金14.7亿元,逾期利息83.77亿元,待收总额达到98.47亿元。截至目前,公安机关已经抓获218名犯罪嫌疑人,其中逮捕80人、刑事拘留14人。警方将继续对未到案的嫌疑人进行抓捕。

经警方查明,“甜兔”的源代码来自正规小贷平台,他们买来进行源代码改写后,先后克隆开发了24个类似应用,已成功上线运行19个。该犯罪集团旗下还有闪电狼、节气猫、网牛(新网牛、老网牛)、开心兔、萝卜、菠萝快租、红番茄、闪电虎、涂开心、开心龙、白菜、名片大全、雏鹰、白鸽(新白鸽)、开心虎、闪猫、花猫乐租、机猫等平台。

央视315晚会曾经点名一批714高炮平台“要钱更要命”,其中大多数都属于动物系平台,该犯罪集团的节气猫、甜兔平台也曾被点名。

714高炮平台就是常见的套路贷之一。套路贷不同于传统的高利贷,高利贷的目的是获得高额利息,但套路贷打着“借贷”的名义不仅仅想要钱,更通过砍头息和高额逾期费给借贷人增加虚假债务,通过暴力催收、问题协议等方式逼得借贷人走投无路;更有甚者,这些虚增的债务和暴力催收,逼得借款人选择以轻生来逃避无法面对的压力。套路贷平台,常常打着“互联网金融平台”的旗号,以借贷之名,行诈骗之实。

甜兔等平台背后王某某为首的犯罪集团,也是套路满满,十分擅长伪装。

去年11月,兰州市公安局民警李刚在网络巡查时发现,一款在苹果和安卓的下载量巨大的“甜兔”APP有大量评论称其为“骗子软件”。原来,“甜兔”由于不具备网络借贷资格,便伪装成菜谱类APP,诱导用户下载安装,打开APP页面才能发现这其实是一个网贷平台。

王某某的犯罪集团共计开发了1317个APP,其中不少是像甜兔这样具有“AB面”的APP,下载前显示的是菜谱、租房、天气的“A面”应用,以便通过平台的审核得以在应用商店上架;用户下载打开后,才发现是诱导借钱的网贷平台,呈现出真正的“B面”。

用户下载安装这些具有“AB面”的软件之后,该套路贷犯罪集团别有用心设计的一环套一环的“好戏”才真正开始上演。

2

被强行盗取的用户信息

首先让人防不胜防放的,是这些软件背后如同强盗一样强制盗取用户信息的行为。

李刚对甜兔软件进行恶意代码检测后发现,一旦安装,软件会强制获取通讯录、通话记录、摄像头等权限,且没有任何提示。这些本来就“挂羊头卖狗肉”的软件通过恶意代码非法获取用户手机通讯录、通话记录等全部权限,掌握用户信息,然后以“消费垫付”为饵,诱导用户借钱。用户通过平台借贷后,这些高炮平台就能再以缴纳“服务费”为名,收取高额利息和逾期费用。

去年10月,刚入职没有积蓄的李琪琪看中了一款新手机,于是在网贷平台“甜兔”上借了3000元。由于7天内李琪琪没有及时还账,在“甜兔”客服的推销、引诱下,她又从“雏鹰”“闪电虎”等平台处借钱,利息越滚越多,最终欠款高达15万元。为逼迫李琪琪还款,该平台使出了常见的暴力催收手段之一,群发PS的暴露照片给李琪琪的亲友。

根据李琪琪回忆,“签的合同不是贷款协议,而是垫付合同。借了3000元,实际到手只有2000元多一点。”根据警方调查发现,由于没有贷款资质,犯罪集团在放款时不与受害人签订贷款合同,而是通过40多个壳公司与之签订所谓的“消费垫付合同”逃避打击。且该犯罪集团下的平台部分贷款的砍头息甚至高达50%,受害人贷款1000块,平台以服务费名义先行扣除300元或500元,而贷款时间只有7天,逾期每天加收10%的利息。

通过砍头息和高额逾期,套路贷让受害人从几千元负债在短短几个月内变成数十万的负债;而该犯罪集团最开始只有2亿本金,经过8个月(32个放贷周期)的套路贷行为,已经把资金规模滚动到189.63亿的规模。犯罪集团通过这些高炮平台刀口舔血攫取暴利的同时,平台另一头47.5万的受害人却被虚假的债务压迫得无法正常生活,个人财富被犯罪集团掠劫一空。

3

精准推送的圈套

这些套路贷平台的可怕之处,还在于对有潜在借贷需求人群的“瞄准”。就像被某些外卖软件监听后针对用户需求精准推送一样,犯罪集团也利用大数据和互联网技术对最有可能、最有需求借高炮平台的人群,进行精准推送。

警方侦查得知,从2018年5月开始,该犯罪集团8个月内非法获取了1197.6万余人的个人信息。除了通过自己平台强制盗取用户信息,该犯罪集团还与风控公司合作,非法获取的用户信息。并进行大数据分析、比对,筛选潜在客户并进行评级打分,“符合贷款条件的客户,向其精准推送贷款信息;不符合的,则将其信息再转手卖掉”李刚说。民警分析,该犯罪集团所选择的借款对象,有些是无节制消费群体,同时也有正当职业但手头又不宽裕的群体。

一个套路贷平台通过被贩卖的用户数据时刻盯着、等待着借贷者“上钩”了,随时准备掠夺借贷者的财富。而如果个人数据没有达到这些套路贷平台的要求,信息还要被转手卖掉。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觉得脊背发凉?

高炮平台的额度一般不会太高,平均只有几千元的额度。一般来说,因为区区几千元而需要借高炮平台来维持的人,基本都是资金链因为各种原因断裂的人。就像即将溺水而亡的人,谁还顾得上这由套路贷抛过来的“救生圈”从一开始就设下圈套。

4

套路贷犯罪集团背后的“网”

犯罪集团头目王某某之所以能在8个月内迅速做大规模,还得益于他的个人经历和背后那张与他紧密协作的“网”。

据多名小贷行业从业者透露,王是某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此前是大型互联网公司高管,深谙互联网金融操作手法,也拥有丰富的人脉。根据兰州警方的资料显示,该犯罪集团与多家第三方服务公司合作:

著作权登记代理公司为20多个平台软件违规办理著作权证,用于通过各应用商店审核上架;

银行卡鉴权公司根据犯罪集团提供的基础信息,违规查询受害人的银行卡账户信息、流水、使用情况等;

风险控制公司对受害人个人信息、银行卡信息和银行卡鉴权公司的鉴权结果进行风险评估,综合评定受害人还款能力;

通过第四方支付平台向受害人放贷、收款,以及下属各公司之间转账。

此外,该犯罪集团最重要的催收环节也是外包出去的,而外包的催收业务更容易滋生暴力催收。王某某交代,集团的催收业务外包给河南郑州、安徽亳州等地的24家催收公司。名义上他要求各催收公司不能暴力、上门催收,但私底下,王某某对这24家催收公司实行激励机制。

“对催收公司业绩进行排名,排名越靠前的,接下来获得的业务量越大、提成比例越高。反之,进行业务处罚。”据办案民警介绍,为获得高额回报,这24家催收公司几乎无一例外地采取了威胁恐吓等暴力催收手段。“他们之间以合作分成的方式,形成了一个较为固定的利益集团,进而形成了方式更为隐蔽、更难打击的新型‘套路贷’。”

著作权登记代理公司、银行卡鉴权公司、风控公司、第四方支付平台、遍布全国的24家催收公司......这些金融行业各个环节的公司与该犯罪集团构成了一张庞大但又隐蔽的网。

“这起案件集合了网络犯罪中非法窃取公民信息,电信诈骗中虚构事实及剧本,特别是黑恶势力犯罪的暴力催收、敲诈勒索、寻衅滋事等等犯罪形式。可以说,集多种犯罪表现和手段于一身,具有极大的欺骗性。”甘肃省公安厅副厅长、兰州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肖春说。

但是,王某某领带的套路贷犯罪集团旗下所拥有的高炮平台也只不过是19个,相对于整个行数千家高炮平台来说,如九牛一毛。地下现金贷、套路贷的产业规模远比我们肉眼可见的要庞大。

除了动物系,别忘了这个行业还有还有好运系、战神系、民众系、伪民众系、上上签系列、外罗系列等高炮平台也在进行着如上面所说的套路贷行为。315集中曝光714高炮平台后,又衍生出借贷周期只有6天、5天甚至4天的“加农炮”等平台。

推荐新闻:

Copyright © 金科原光电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http://www.vcoline.com ICP备案号: